苯本木十八

失落与悲伤由我藏在心里,你只需要负责看我笑就够了。


(其实是个沙雕文手别被简介骗了。)

是车的预告。







侦探爱德蒙如往常一样,坐在属于自己的矮楼二楼办公室里,翘着二郎腿,如同往常一样从点燃烟斗开启新的和平的一天。




平和不会让人厌烦,但会使人懒散,恰巧爱德蒙讨厌懒散,故而他尤其喜欢在日常生活中手动给自己添一点佐料,让生活多姿多彩。说实话,比起手动加料,他更喜欢麻烦主动找上来,但已经是连续三个星期没有新的事件发生了,饶是颇有耐心的他也渐渐难以忍受。




说起麻烦,他吐出一口烟雾,那个东洋的小子还真算是个麻烦,自从遇到他,事情就没断过,杀人案,盗窃案,绑架案——好吧,自然还有更麻烦的事,但是爱德蒙不愿提起:他和天草四郎上个月确定了恋人关系,这个看起来死板严肃的大学生在感情方面执着的要死,为了赢得他一句“好”磨了他一个月,具体表现为,信箱里多出的粉红色信封(爱德蒙做了一个呕吐的动作),办公桌上被整理好的文件和新的玫瑰花束,还有下班前被准时送到的晚餐邀请。




起初他还能尽量冷静的面对这种狂热的追求,但日子久了就算是刺猬也被磨平了,更别提本来就两心相悦的两个人——




但问题在于,在那之后天草四郎就拒绝和他有再进一步的关系了。




死板刻薄的东洋人,爱德蒙皱起眉头想道,就连天草四郎这样新一代的大学生也无法免俗,在结婚之前不能允许发生恋爱以外的事,交合与孕育后代都要等到结成伴侣之后——虽然他无法生育后代,不过天草倒是很想领养两个孩子——而这又和他有什么关系呢,他再过几个月就成人了,领养也用不着自己的身份证明了。




总之,这小子还真是烦透了他,他还真的无可奈何,无计可施。




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爱德蒙从思绪中回过神来,挑了挑一端的眉毛,把烟斗从嘴中抽出:“进来。”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




天草四郎迈着急促的步子滑了进来,手上握着一纸薄薄的资料,不知是关于什么的。




“爱德蒙先生!”他微微喘息着说道,因为过快的步伐而气息不匀,“您上次说的资料我查到了——”




爱德蒙看着他因为一路小跑而涨红的脸,心中一个想法孕育成形,尽管需要自己付出一些小小的代价,不过撕掉对方虚伪面具的结果总是值得的。




他抬头看了看钟表,看似不在意的解开了自己衬衫的两颗扣子:“现在几点?”




天草的动作僵了一下,表情迷惑不解:“上午……九点三十三分。”




爱德蒙把额前的头发拨到脑后,露出他的金丝边框眼镜,“我的下一个预约是几点?”




“呃……”天草皱着眉头想了想,不明白爱德蒙的用意,“中午十一点整。”




“哦,”爱德蒙金黄色的瞳孔中映照出钟表不断移动的指针,嘴角突然勾起一个笑,“那我给你两分钟,你把所有事都交代清楚,或者说越快越好。”




“呃?但是您接下来都没有安排……”




“闭嘴,”爱德蒙舔了舔嘴角,伸手就能摸到天草四郎的衬衫领口,“还有更有趣的事等着我做,听你讲资料干什么。”




“天草四郎,告诉我实话,你的脑子难道就没想过一些更有趣的事吗。”





写的这么垃圾就先放这么多吧反正你们知道我特别墨迹。

em是腹黑心机立香X傻白甜立花比较萌还是说心机腹黑立香X玩世不恭立花比较戳你们萌点。




哇次室友打呼噜好气哦。

请!选!!


不是这什么慷慨就义的语气。


嘿嘿嘿谢谢大家喜欢我(=´∀`)人(´∀`=)


十一月考过后大概能抽一篇好好写w

你们。。比较喜欢看我写什么?


梅林罗曼,天草伯爵,还是双咕哒?


占tag致歉。




哦凑我一定要吐槽了lof这什么手机客户端啊连标点符号都打不出来。

【多CP】迦勒底大学纪实录•关于合宿寝室

这是什么鬼畜改版。







1.




罗玛尼早上醒来,感觉手上毛茸茸的。




他第一反应是梅林又提前起了床,抓着他的手捉弄他,于是他轻飘飘的晃了晃胳膊,试图挣脱。




但很快他就发觉不对劲,梅林体毛这么重吗,那种晃都晃不掉,紧紧粘在你手上的???




于是他缓缓睁开了双眼,一只有他半根手指头长的钱串子趴在他手上和他四目相对。




惨叫声响彻凌晨四点的天空。




2.




罗玛尼抱着枕头,战战兢兢的站在寝室门口,扒着门框不敢动弹,拉美西斯拿着凉拖伫立在他床前,面无表情,一动不动。




“拜、拜托你了!”罗玛尼压低了声音央求道,“那玩意太可怕了吧!!”




法老王顶着黑眼圈拿着他的魔法少女限量版凉拖,心里踌躇着什么时候能用闹钟糊他一脸。




3.




钱串子被罗玛尼一个甩手不知道甩哪去了,现在他床上只有一床乱糟糟的被,罗玛尼自己用卸下来的苕帚杆颤抖着巴拉开它,一旦发现什么黑乎乎的东西就惊叫一声跑出去老远,弄的同寝的拉美西斯很烦。




他只想好好睡个懒觉,不行吗。




“啧,太阳的大清早你们干什么呢这么吵……”吉尔伽美什揉着眼睛出现在门口,在金光闪闪的映衬下一切都显得那么明显。




罗玛尼看到了出现在他后方门板上的钱串子。




罗玛尼抄起了法老王放下的凉拖。




罗玛尼光着脚扑了上去。




罗玛尼打中了吉尔伽美什的脸。




4.




吉尔伽美什脸上带着红彤彤的拖鞋印,脸色算不上好看,旁边的拉美西斯笑的像个智障,罗玛尼不住道歉。




“……所以你们在打钱串子。”他缓慢的陈述出了事实。




“是的,”罗玛尼艰难的回答道,“有我半根手指头那么长的。”




吉尔伽美什冷笑了一声:“无聊,贫民的生活还真是……”




“……听说长那么大的已经会咬人了哦,”拉美西斯友善地提醒道,“还会跳。”




吉尔伽美什表情僵硬了,随后默默把脚缩到拉美西斯床上,并抢了他的一床被子。




5.




爱德蒙是第三个被吵醒的人。




作为一个资深者,他凭声音就诊断出对方的难处,并在穿好校服,整理好衣领,梳好了头发后不紧不慢的来到了罗玛尼寝。




“所以说,你知道怎么把它弄死吗?”罗玛尼焦急地问道,它现在又不知所踪,而爱德蒙在他们之中格外显眼。




爱德蒙优雅的理了理衬衫的皱褶:“不会。”




吉尔伽美什看起来要破口大骂了。




“但是,”他手腕一翻,从裤兜里翻出了违禁品之一,手机,“我会请外援。”




他极其娴熟的在摁键上点来点去,那动作仿佛做过了千百遍一般熟练。




拉美西斯知道,那是天草四郎的电话号。




6.




于是出现了第四个卷入者。




天草四郎穿着连体的绵羊睡衣,左手防虫喷雾,右手苍蝇拍,脖子上还挂了几块电池,眼中颓废透露出激情。




“给你三分钟,搞定它。”爱德蒙高傲的扬了扬下巴。




天草四郎看起来无辜极了,他甚至连目标人物都不知道在哪,就要出手了???




天草是想拒绝的,但是看在爱德蒙的份上,他还是装出完全没问题的样子。




于是他开始向房间各个角落喷洒杀虫剂,风油精,花露水等等神药,动作快速玄妙,罗玛尼甚至以为他在施法。




“等等,”吉尔伽美什皱着眉头把脸从被子里探出来,显得十分滑稽。




“你这杀虫剂保质期多长时间?”




天草四郎沉默着看了眼瓶底,然后毫不留恋的把它扔掉了。




“过期了。”他笃定道。




被呛个半死的罗玛尼看起来像要代替吉尔伽美什打他一顿了。




7.




情况现在是这样的,拉美西斯和吉尔伽美什共同缩在同一张床上相依为命,爱德蒙和天草四郎坐在空床上扯皮,罗玛尼独自一人孤苦伶仃。




天哪,梅林怎么还没醒,他绝望的想道。




8.




罗玛尼从床垫下翻出自己的手机,百度了一下这种神奇的生物。




结果一显示就被迎面而来的图片吓个半死。




拉美西斯二世嫌弃的从他颤颤巍巍的手里抽出手机,单手搂着吉尔伽美什,两个人窝在一起凑近了屏幕。




“……这玩意真恶心。”吉尔伽美什撇过头去,“说回来,太阳的,谁让你打开图片的。”




奥斯曼迪亚斯在手机屏上滑动着,沉默的存了几张看起来比较瘆人的图。




“没什么。”他退出了网页。




9.




天草四郎去六楼把恩奇都叫下来了,对方披着床单,走的磕磕绊绊。




“早上好。”他温和的说,睡意朦胧。




“早上好,”罗玛尼说,谦逊的递上拖鞋,“拜托您帮忙打下钱串子。”




“……他行吗?”爱德蒙看着他笑眯眯的接过拖鞋,走路依旧磕磕绊绊的样子,心中顿生怀疑,“看起来文文弱弱的。”




天草四郎选择捂住他的嘴,示意他看下去的同时保住小命。




恩奇都拿起了拖鞋。




恩奇都发现了目标。




恩奇都拍下了拖鞋。




钱串子被气流吹走了。




地板裂了。




爱德蒙•唐泰斯看的目瞪口呆。




10.




“本王饿了。”




吉尔伽美什等到恩奇都走人之后,小心翼翼的把头从被里伸出来,解除挺尸模式。




罗玛尼摸了摸咕咕叫的肚子,想起了昨天晚上剩一半没吃了的炒饭,心中一阵心疼,口水倒流出来老长。




天草四郎偏头去问爱德蒙是否感到饥饿,顺手就从连体睡衣里掏出了被体温捂热乎的三明治面包,爱德蒙本来到嘴边的“有点饿”硬生生被恶心回去,他默默离他又远了点。




“我记得……我柜子里应该还有饼干。”罗玛尼咽了咽口水,双手抱紧膝盖“但是现在钱串子……说不定钻进我柜子里了。”




吉尔伽美什冷哼一声,没动地方。




于是现在任务又落到了拉美西斯的头上,他叹了口气,伸手划开了罗玛尼柜子的锁,拉开柜门后仔仔细细从最上层的毛巾到最下层的水瓶里都翻了一遍,什么都没发现,回手向罗玛尼比了个OK的手势。




罗玛尼松了口气,急急忙忙就想穿拖鞋下床拿饼干,却不想一脚踏进拖鞋碰到一个毛茸茸的东西。




熟悉的剧情,熟悉的发展。




惨叫声响彻凌晨五点的天空。




11.




为了不辜负南丁格尔跨了一个寝室楼送过来的处分警告,罗玛尼选择砥砺前行。




他抽泣着从床底下掏出了被一个手抖扔下去的,属于自己的手机,拨通了梅林的电话,他要是敢不接,他想,我就没收他的巴拉拉魔仙棒。




要是他接了,罗玛尼瞟了一眼坐在一旁看好戏的吉尔伽美什和拉美西斯,心说到底也不能为了不被他们笑话而被钱串子吓死啊,于是他决定了,只要梅林接通电话,他就把所有的一切都明明白白交代出来,发毒誓,干什么都行,哪怕这头的两个人大概会笑死。




电话接通音效响起。




“梅梅梅梅梅林,”罗玛尼说道,声音带着哭腔“我我我我我我我好害怕……”




“我们寝室有那么大一只钱串子……”




“太可怕了……”




“我想来想去也只能依靠你了……”




“你能来一趟吗……呜……”




罗玛尼等待着对方的回应,然而出现在他耳畔的却是一阵忙音。




梅林挂掉了他的电话。




耳畔的笑声真TM刺耳。




12.




梅林今天醒的很早。




有多早呢,四点准时,他已经穿好了衣服,被子叠的像个石膏豆腐,床单像装修用的陶瓷板,整装待发,走出了寝室楼。




并没有听见在身后响起的罗玛尼的惨叫声。




他路过了提前开门的咖啡店,刚摆上招牌的披萨店,和24小时营业的麦当劳,顺手从里面捞了个刚煎好的汉堡,看准时机撒腿就跑。




他咬了口到嘴的美食,感叹人生不易时发现里面藏了只虫子,于是又开始抱怨人生不公。




殊不知一公里外罗玛尼已经把自己寝室翻个底朝天了。




13.




罗玛尼兴起了报复心理,他做好了充足的计划,先去梅林寝把他存粮吃了,再去把他饭卡偷出来,把他叠的整整齐齐的被子弄塌,最后再在他枕套里放空纸盒。




“所以,”吉尔伽美什缩在床角,眯起眼睛,笑中透露出愉悦,“是什么促使你现在还没迈出寝室,去实行这个完美的计划呢?”




罗玛尼抽了抽鼻子,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亮晶晶的门把手上趴着一只钱串子,短时间应该不会再离开了。




14.




隔壁寝没有被他吵醒的,负责叫他们起床的库丘林抱着盆,揉着眼睛踹开了他们寝的门。




“喂,小子们起床了!”他迷蒙间看到有什么黑黑的东西被刮到了地上,但不甚在意。




但罗玛尼在意。




在这一瞬间他似乎爆发出了极大的勇气与力量,以瞬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抄起了那把饱经风霜的限量周边拖鞋,完美的一个侧滑,力度与角度都掌握的刚刚好——!




打到了!




罗玛尼顿时感动的涕泪横流,爱德蒙本来嫌弃的窝在床上吃温乎的三明治,看他这样不由得和天草四郎啪啪啪给他缓缓的鼓起了掌,窝在被子里睡回笼觉的吉尔伽美什困的不明所以,伸出一只手把拉美西斯的后背拍的啪啪响,动作间尽透出不耐烦,奥兹曼迪亚斯倒也不恼,叼着隔夜奶茶的吸管也就跟着鼓起了掌。




站在门口的库丘林不明所以的看着罗玛尼蹲在自己腿底下哭,周围一群人还热烈的鼓起了掌,盆差点就掉下去了。






15.




只能说梅林回来的正是时候,手里拿着只啃了一口的高蛋白汉堡,路过罗玛尼寝门口,刚好目睹了这一幕。




“……”他张了张嘴,欲言又止,“祝你们幸福?”




库丘林选择在他出现的那一刹那消失在走廊尽头,留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吉尔伽美什硬撑着把自己挂在拉美西斯身上,嚷嚷着要看好戏。




爱德蒙觉得再待在这也不太好,拉着天草四郎想离开,却被微笑的少年拉了回来。




好吧,也只能说好戏开始了。




“……梅林……”首先是罗玛尼咬牙切齿的开了口,“你这混蛋……”




梅林吓得摆了摆手:“嘿我亲爱的,你不会真以为我误会了吧,鬼都看得出来那只是个巧——”




罗玛尼眼前画面闪烁,先是早上被吓个半死,然后是打通被挂断的电话,再是吉尔伽美什刺耳的笑声——等等,他是不是还在笑——一起都让他的怒火腾升。




“你给我……去死吧……!”他顺手抄起什么怒吼着跑了过去。




罗玛尼跑起来了。




罗玛尼把武器举起来了。




梅林看到了粘在鞋底半死不活的钱串子。




钱串子的腿动了一下。




熟悉的剧情,熟悉的发展。




惨叫声响彻凌晨五点四十五的天空。

明天更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好呀,请。

恭喜你发现了一条搁浅在盐巴场的鱼!短时间应该是回不到水里去了!( ´▽`)

日常咕咕咕,话不能这么说,你觉得我要咕,我真的咕了,事情的发展符合你的猜想,所以你不能说我咕了。

咳咳,这里是三流写手苯本,不是熟人的话请不要叫我笨笨谢谢(。),可以叫我六角或者是苯,如果可以的话请评论我,我想和你们聊天w

目前在FGO和弹丸坑里,D5坑我已经是仰望天空看不到星星的深度了,在考虑产量,毕竟脑洞挺多但写出来就像上绞刑架一样困难了(´・_・`)。

目前连载系列:迦勒底大学纪实录。

不擅长安慰别人和和别人吵架,如果我和你吵起来了一般都会是我先退出战局然后急急忙忙给你写道歉文(但不要因为想催更就来和我吵架啊(´・_・`)),自己其实是个乐天派,天塌下来了都会一本正经开车的那种乐天。

目前(2018)高一,住校生,是个妹子(又黑又壮的那种),更文缓慢,基本上是一个月三篇,时间紧促请帮我捉虫,还有,欢迎一切(除吵架以外)形式的催更。

就这样,感谢你看到这里w

……跟你们唠唠嗑,我充电宝那天晚上是真丢了,于是我火急火燎用仅剩的2%给我爸打电话让他再买个充电宝……

这个故事的结局是昨天晚上我爸从行李箱夹层里揪出了那个银灰色的小玩意。

寝室被子叠的太糟糕了以至于老师求我们寝每人买个叠被神器。

每天晚上的日常是洗漱完毕后四个人坐在行李箱上围着整理箱开夜宵party。

听说男生寝晚上睡觉有人说梦话半夜大叫一声“吴克!”

……真是多姿多彩的住校生活。

【多CP】迦勒底大学纪实录•关于军训

用了新格式,以后还会不会用以后再说。

现在我住校了基本上就是个僵尸博主了……本来今天还带了充电宝但是现在黑咕隆咚的什么都找不到……
手机还剩40%,要是充电宝丢了我就不用活了。

军训害人,现在每天早上睁眼都是五点整。

⚠️内容和结构都十分混乱,不喜勿喷左上角。
⚠️出没CP梅林罗曼,副CP拉二闪,还有塞牙缝用的天草伯爵。


屏蔽愉快。



https://shimo.im/docs/kBchGtrYxc8ihqb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