苯本木十八

失落与悲伤由我藏在心里,你只需要负责看我笑就够了。


(其实是个沙雕文手别被简介骗了。)

请!选!!


不是这什么慷慨就义的语气。


嘿嘿嘿谢谢大家喜欢我(=´∀`)人(´∀`=)


十一月考过后大概能抽一篇好好写w

你们。。比较喜欢看我写什么?


梅林罗曼,天草伯爵,还是双咕哒?


占tag致歉。




哦凑我一定要吐槽了lof这什么手机客户端啊连标点符号都打不出来。

【多CP】迦勒底大学纪实录•关于合宿寝室

这是什么鬼畜改版。







1.




罗玛尼早上醒来,感觉手上毛茸茸的。




他第一反应是梅林又提前起了床,抓着他的手捉弄他,于是他轻飘飘的晃了晃胳膊,试图挣脱。




但很快他就发觉不对劲,梅林体毛这么重吗,那种晃都晃不掉,紧紧粘在你手上的???




于是他缓缓睁开了双眼,一只有他半根手指头长的钱串子趴在他手上和他四目相对。




惨叫声响彻凌晨四点的天空。




2.




罗玛尼抱着枕头,战战兢兢的站在寝室门口,扒着门框不敢动弹,拉美西斯拿着凉拖伫立在他床前,面无表情,一动不动。




“拜、拜托你了!”罗玛尼压低了声音央求道,“那玩意太可怕了吧!!”




法老王顶着黑眼圈拿着他的魔法少女限量版凉拖,心里踌躇着什么时候能用闹钟糊他一脸。




3.




钱串子被罗玛尼一个甩手不知道甩哪去了,现在他床上只有一床乱糟糟的被,罗玛尼自己用卸下来的苕帚杆颤抖着巴拉开它,一旦发现什么黑乎乎的东西就惊叫一声跑出去老远,弄的同寝的拉美西斯很烦。




他只想好好睡个懒觉,不行吗。




“啧,太阳的大清早你们干什么呢这么吵……”吉尔伽美什揉着眼睛出现在门口,在金光闪闪的映衬下一切都显得那么明显。




罗玛尼看到了出现在他后方门板上的钱串子。




罗玛尼抄起了法老王放下的凉拖。




罗玛尼光着脚扑了上去。




罗玛尼打中了吉尔伽美什的脸。




4.




吉尔伽美什脸上带着红彤彤的拖鞋印,脸色算不上好看,旁边的拉美西斯笑的像个智障,罗玛尼不住道歉。




“……所以你们在打钱串子。”他缓慢的陈述出了事实。




“是的,”罗玛尼艰难的回答道,“有我半根手指头那么长的。”




吉尔伽美什冷笑了一声:“无聊,贫民的生活还真是……”




“……听说长那么大的已经会咬人了哦,”拉美西斯友善地提醒道,“还会跳。”




吉尔伽美什表情僵硬了,随后默默把脚缩到拉美西斯床上,并抢了他的一床被子。




5.




爱德蒙是第三个被吵醒的人。




作为一个资深者,他凭声音就诊断出对方的难处,并在穿好校服,整理好衣领,梳好了头发后不紧不慢的来到了罗玛尼寝。




“所以说,你知道怎么把它弄死吗?”罗玛尼焦急地问道,它现在又不知所踪,而爱德蒙在他们之中格外显眼。




爱德蒙优雅的理了理衬衫的皱褶:“不会。”




吉尔伽美什看起来要破口大骂了。




“但是,”他手腕一翻,从裤兜里翻出了违禁品之一,手机,“我会请外援。”




他极其娴熟的在摁键上点来点去,那动作仿佛做过了千百遍一般熟练。




拉美西斯知道,那是天草四郎的电话号。




6.




于是出现了第四个卷入者。




天草四郎穿着连体的绵羊睡衣,左手防虫喷雾,右手苍蝇拍,脖子上还挂了几块电池,眼中颓废透露出激情。




“给你三分钟,搞定它。”爱德蒙高傲的扬了扬下巴。




天草四郎看起来无辜极了,他甚至连目标人物都不知道在哪,就要出手了???




天草是想拒绝的,但是看在爱德蒙的份上,他还是装出完全没问题的样子。




于是他开始向房间各个角落喷洒杀虫剂,风油精,花露水等等神药,动作快速玄妙,罗玛尼甚至以为他在施法。




“等等,”吉尔伽美什皱着眉头把脸从被子里探出来,显得十分滑稽。




“你这杀虫剂保质期多长时间?”




天草四郎沉默着看了眼瓶底,然后毫不留恋的把它扔掉了。




“过期了。”他笃定道。




被呛个半死的罗玛尼看起来像要代替吉尔伽美什打他一顿了。




7.




情况现在是这样的,拉美西斯和吉尔伽美什共同缩在同一张床上相依为命,爱德蒙和天草四郎坐在空床上扯皮,罗玛尼独自一人孤苦伶仃。




天哪,梅林怎么还没醒,他绝望的想道。




8.




罗玛尼从床垫下翻出自己的手机,百度了一下这种神奇的生物。




结果一显示就被迎面而来的图片吓个半死。




拉美西斯二世嫌弃的从他颤颤巍巍的手里抽出手机,单手搂着吉尔伽美什,两个人窝在一起凑近了屏幕。




“……这玩意真恶心。”吉尔伽美什撇过头去,“说回来,太阳的,谁让你打开图片的。”




奥斯曼迪亚斯在手机屏上滑动着,沉默的存了几张看起来比较瘆人的图。




“没什么。”他退出了网页。




9.




天草四郎去六楼把恩奇都叫下来了,对方披着床单,走的磕磕绊绊。




“早上好。”他温和的说,睡意朦胧。




“早上好,”罗玛尼说,谦逊的递上拖鞋,“拜托您帮忙打下钱串子。”




“……他行吗?”爱德蒙看着他笑眯眯的接过拖鞋,走路依旧磕磕绊绊的样子,心中顿生怀疑,“看起来文文弱弱的。”




天草四郎选择捂住他的嘴,示意他看下去的同时保住小命。




恩奇都拿起了拖鞋。




恩奇都发现了目标。




恩奇都拍下了拖鞋。




钱串子被气流吹走了。




地板裂了。




爱德蒙•唐泰斯看的目瞪口呆。




10.




“本王饿了。”




吉尔伽美什等到恩奇都走人之后,小心翼翼的把头从被里伸出来,解除挺尸模式。




罗玛尼摸了摸咕咕叫的肚子,想起了昨天晚上剩一半没吃了的炒饭,心中一阵心疼,口水倒流出来老长。




天草四郎偏头去问爱德蒙是否感到饥饿,顺手就从连体睡衣里掏出了被体温捂热乎的三明治面包,爱德蒙本来到嘴边的“有点饿”硬生生被恶心回去,他默默离他又远了点。




“我记得……我柜子里应该还有饼干。”罗玛尼咽了咽口水,双手抱紧膝盖“但是现在钱串子……说不定钻进我柜子里了。”




吉尔伽美什冷哼一声,没动地方。




于是现在任务又落到了拉美西斯的头上,他叹了口气,伸手划开了罗玛尼柜子的锁,拉开柜门后仔仔细细从最上层的毛巾到最下层的水瓶里都翻了一遍,什么都没发现,回手向罗玛尼比了个OK的手势。




罗玛尼松了口气,急急忙忙就想穿拖鞋下床拿饼干,却不想一脚踏进拖鞋碰到一个毛茸茸的东西。




熟悉的剧情,熟悉的发展。




惨叫声响彻凌晨五点的天空。




11.




为了不辜负南丁格尔跨了一个寝室楼送过来的处分警告,罗玛尼选择砥砺前行。




他抽泣着从床底下掏出了被一个手抖扔下去的,属于自己的手机,拨通了梅林的电话,他要是敢不接,他想,我就没收他的巴拉拉魔仙棒。




要是他接了,罗玛尼瞟了一眼坐在一旁看好戏的吉尔伽美什和拉美西斯,心说到底也不能为了不被他们笑话而被钱串子吓死啊,于是他决定了,只要梅林接通电话,他就把所有的一切都明明白白交代出来,发毒誓,干什么都行,哪怕这头的两个人大概会笑死。




电话接通音效响起。




“梅梅梅梅梅林,”罗玛尼说道,声音带着哭腔“我我我我我我我好害怕……”




“我们寝室有那么大一只钱串子……”




“太可怕了……”




“我想来想去也只能依靠你了……”




“你能来一趟吗……呜……”




罗玛尼等待着对方的回应,然而出现在他耳畔的却是一阵忙音。




梅林挂掉了他的电话。




耳畔的笑声真TM刺耳。




12.




梅林今天醒的很早。




有多早呢,四点准时,他已经穿好了衣服,被子叠的像个石膏豆腐,床单像装修用的陶瓷板,整装待发,走出了寝室楼。




并没有听见在身后响起的罗玛尼的惨叫声。




他路过了提前开门的咖啡店,刚摆上招牌的披萨店,和24小时营业的麦当劳,顺手从里面捞了个刚煎好的汉堡,看准时机撒腿就跑。




他咬了口到嘴的美食,感叹人生不易时发现里面藏了只虫子,于是又开始抱怨人生不公。




殊不知一公里外罗玛尼已经把自己寝室翻个底朝天了。




13.




罗玛尼兴起了报复心理,他做好了充足的计划,先去梅林寝把他存粮吃了,再去把他饭卡偷出来,把他叠的整整齐齐的被子弄塌,最后再在他枕套里放空纸盒。




“所以,”吉尔伽美什缩在床角,眯起眼睛,笑中透露出愉悦,“是什么促使你现在还没迈出寝室,去实行这个完美的计划呢?”




罗玛尼抽了抽鼻子,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亮晶晶的门把手上趴着一只钱串子,短时间应该不会再离开了。




14.




隔壁寝没有被他吵醒的,负责叫他们起床的库丘林抱着盆,揉着眼睛踹开了他们寝的门。




“喂,小子们起床了!”他迷蒙间看到有什么黑黑的东西被刮到了地上,但不甚在意。




但罗玛尼在意。




在这一瞬间他似乎爆发出了极大的勇气与力量,以瞬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抄起了那把饱经风霜的限量周边拖鞋,完美的一个侧滑,力度与角度都掌握的刚刚好——!




打到了!




罗玛尼顿时感动的涕泪横流,爱德蒙本来嫌弃的窝在床上吃温乎的三明治,看他这样不由得和天草四郎啪啪啪给他缓缓的鼓起了掌,窝在被子里睡回笼觉的吉尔伽美什困的不明所以,伸出一只手把拉美西斯的后背拍的啪啪响,动作间尽透出不耐烦,奥兹曼迪亚斯倒也不恼,叼着隔夜奶茶的吸管也就跟着鼓起了掌。




站在门口的库丘林不明所以的看着罗玛尼蹲在自己腿底下哭,周围一群人还热烈的鼓起了掌,盆差点就掉下去了。






15.




只能说梅林回来的正是时候,手里拿着只啃了一口的高蛋白汉堡,路过罗玛尼寝门口,刚好目睹了这一幕。




“……”他张了张嘴,欲言又止,“祝你们幸福?”




库丘林选择在他出现的那一刹那消失在走廊尽头,留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吉尔伽美什硬撑着把自己挂在拉美西斯身上,嚷嚷着要看好戏。




爱德蒙觉得再待在这也不太好,拉着天草四郎想离开,却被微笑的少年拉了回来。




好吧,也只能说好戏开始了。




“……梅林……”首先是罗玛尼咬牙切齿的开了口,“你这混蛋……”




梅林吓得摆了摆手:“嘿我亲爱的,你不会真以为我误会了吧,鬼都看得出来那只是个巧——”




罗玛尼眼前画面闪烁,先是早上被吓个半死,然后是打通被挂断的电话,再是吉尔伽美什刺耳的笑声——等等,他是不是还在笑——一起都让他的怒火腾升。




“你给我……去死吧……!”他顺手抄起什么怒吼着跑了过去。




罗玛尼跑起来了。




罗玛尼把武器举起来了。




梅林看到了粘在鞋底半死不活的钱串子。




钱串子的腿动了一下。




熟悉的剧情,熟悉的发展。




惨叫声响彻凌晨五点四十五的天空。

【多CP】迦勒底大学纪实录•关于军训

用了新格式,以后还会不会用以后再说。

现在我住校了基本上就是个僵尸博主了……本来今天还带了充电宝但是现在黑咕隆咚的什么都找不到……
手机还剩40%,要是充电宝丢了我就不用活了。

军训害人,现在每天早上睁眼都是五点整。

⚠️内容和结构都十分混乱,不喜勿喷左上角。
⚠️出没CP梅林罗曼,副CP拉二闪,还有塞牙缝用的天草伯爵。


屏蔽愉快。



https://shimo.im/docs/kBchGtrYxc8ihqb8/

【多CP】迦勒底大学纪实录•关于学农

没想到吧我先更了这篇哈哈哈哈哈哈!!


出没梅林罗曼拉二闪双咕哒帝韦伯旧剑旧梅天草伯爵

1.

立香:立花!武器!快!!敌人全到我这边来了!!!
立花:等等我刚才把最后的武器给医生了你挺——凑我这边也过来了!!
立香:救命它们来了啊啊啊啊啊——
立花:立香坚持住!!我摸到武器二号的把手了!!!
立香:救命啊啊啊啊是血啊啊啊啊啊啊
立花:来吧!!让我给它们致命一击——!
立香:呜……可恶……是我太弱了吗,抱歉连累你了立花,我先……
立花:也有……我的错吧,啊啊,就算这样我也依旧喜……
达芬奇:你们两个半夜不点蚊香发什么疯呢。

2.

大热天的为什么非得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啊

梅林:啊——罗玛尼罗玛尼我要死了,要你亲亲才能活过来。
罗曼:这家伙精神得很,不用管他。
梅林:不是大哥哥我是真要热死了啊你看出了这么多汗水也脱的差不多了我是不是收拾收拾该回阿瓦隆了。
罗曼:那是哪啊,你这么热干嘛不把头发扎起来。
梅林:哦。(开始绑头发)这样怎么样?
罗曼:(看着扎的松松快快的头发)……你走一步试试?
梅林:emmmmm唔哦哦哦哦哦哦哦?!
达芬奇:那个滚下去的是什么,芙芙吗?
罗曼:(因为耳根清净了很开心)谁知道呢。

2.5

梅林:嗯!滚了一圈是凉快了不少呢!
立香:梅林你保持体温挺住,孔明马上就到。

3.

大热天的为什么非得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啊

吉尔伽美什(C):太阳的,既然自诩法老王就要有相应的能力。
奥兹曼迪亚斯:吼?你倒是说说余缺少什么?
吉尔伽美什(C):比如说把太阳弄没。
奥兹曼迪亚斯:……余即太阳,见证太阳的光辉是汝等的荣——!!黄金的……啧,你项链太晃眼睛了,摘下去!
吉尔伽美什(C):哈?你把太阳弄没不就不会晃了嘛,没想到法老王居然如此愚蠢。
奥兹曼迪亚斯:为什么余一定要听你这家伙的话?!
吉尔伽美什(C):很好这气势是要打架吗?本王随时奉陪……!
藤丸立香:(捂眼睛)遮阳伞给你们,人活着也不是为了看你们秀啊。

4.

大热天的为什么非得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啊

爱德蒙:…………
天草四郎:…………
爱德蒙:…………咳。
天草四郎:……要喝水吗?
爱德蒙:…………嗯。
爱德蒙:……其实有时候仔细想想……你这家伙还是很贴心……咳咳,没什么。
天草四郎:(恭敬)这是我份内的事,毕竟您嗓子哑了也有我的原因。
(本来很感动的)爱德蒙:(一水瓶砸了过去)
爱德蒙:(飞速跑走)
(有点心酸的)立香:不是我说,天草为什么一对上爱德蒙情商就负了啊。
立花:被爱德蒙德曲线直球打出weak了吧(冷漠)。

5.

大热天的为什么非得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啊

达芬奇:所以说到底为什么啊。
立香:嗯?
达芬奇:到底为什么非得来这种地方啊。
立花:达芬奇亲这就不懂了,一看就知道是作者也想不出来为什么。
立香:嗯,而且这条是用来凑数的。
达芬奇:这简直比打五折还可怕啊我说?!

6.

既然来都来了,那就——

玉藻前:所以说大热天果然还是要游泳啦游泳,一起下水玩吧咪咕!
青姬:听起来很有趣的样子,校长大人意下如何?
阿尔托莉雅(A):嗯?说到游泳的话那边有个大池塘来着,啊等等我回去拿武器——!
莫德雷德:什么?!太狡猾了,呃啊——看我冲刺——!
玉藻前: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气氛我也兴奋起来了呢咪咕!
立花:啊带我一个!我回去拿下武器二号,马上回来啦!
立花:(跑回去)
立花:(跑回来)
罗曼:立花拿个电苍蝇拍跑来跑去干啥呢。
(一身焦糊的)立香:(幸灾乐祸)

7.

既然来都来了,那就——

梅林:罗玛尼,嘘。
罗玛尼:嘘个大头鬼啊,你蹲瓜田里干啥呢。
梅林:(指)你看啊罗玛尼,西瓜好像已经熟了的样子。
罗玛尼:诶?啊……好像是吧……(咽口水)
梅林:诶……不如我们悄悄拿一个应该不会被发现吧。
罗玛尼:呃……但是这算偷吧……被发现也不好。
梅林:我们拿点西瓜藤遮一下就不会被发现了吧,开罗玛尼,你拿着西瓜,再西瓜藤压下面。
罗玛尼:哦、哦……呜哇好沉,西瓜藤有点硌手……
梅林:(娴熟的用藤把手和西瓜藤一起绑起来了)呦西,这样就搞定了。
梅林:回去吃啦——(扛起来)
罗玛尼:????
8.

既然来都来了,那就——

天草四郎:果然夏天还是要吃冰棒啊。
爱德蒙:…………(吃)
天草四郎:……爱德蒙先生一与我相处就很沉默呢。
爱德蒙:…………是你太烦人了。
天草四郎:但我只是关心……啊爱德蒙先生那么含着冰棒不松嘴的话会……
爱德蒙:所以说你多管闲事啊圣……你怎么了。
天草的眼睛挪不开地方,因为长久含着冰棒的舌头被冻的发红,与对面人苍白的皮肤相比简直就如艳红,冰棒融化后留下的大量白色乳汁还停留在他嘴里,牵丝带缕。
“没什么。”他眸色暗了暗,最终微笑着说道。

8.5

爱德蒙:啧,是我暗示的还不够吗。

9.

既然来都来了,那就——

孔明:啊啊,假期啊……
伊斯坎达尔:怎么,不来一起享受吗?
孔明:…………
亚历山大:(探头)老师不来吗?
孔明:(叼烟)………………
(坐在孔明旁边的)韦伯:……真是辛苦了呢。
孔明:让我来这有什么意义,不过是一桌子工作换了个地方放而已(沧桑)
韦伯:……我有帮你的吧。
孔明:呵。
立香:呦,孔明来一起——
孔明:(愤怒的抡起了大蒲扇)只有你没资格叫我一起去!!!!
(两个人跑出平房渐行渐远)
韦伯:这算什么,欺负我矮没人权吗。

10.

既然来都来了,那就——

库丘林(L):啊——果然还是悠闲地钓鱼比较好啊。
库丘林(C):嗯……就这么无所事事的坐一天,感觉也不会腻呢,是吧瑟坦达?
瑟坦达:啊、啊,是这样呢……但是一直没有鱼咬勾也完全不行啊~
赤着脚站在水里的库丘林•Alter:没有效率的做法,还不如下水来快一点。
库丘林•Alter:(把一桶鱼放在岸边)
库丘林(L):……啊好羡慕,也好想下水啊。
瑟坦达:呃,同感。但是以以往的经验来说——
库丘林(C):只会淹死在水里是吧?!喂库丘林溺水了!哪个幸运值高一点的过来帮帮忙啊?!

11.

立香:咳咳,该干正事啦。
立花:嗯嗯,我们是来学农的,不是来玩的。
立香:我们要在烈日下学会坚持。
立花:学会刻苦。
立香:学会努力。
立花:你们看大流士同学,已经勤勤恳恳干了一上午了。
立香:我们都要学习这种刻苦的精神,嗯。
小黑:(吸)只有坐在遮阳伞下面的校长你们没有资格说这话,明白了吗。
(被逼着)辛勤耕田的伊莉雅:小黑你也没资格说这话吧?!没有丝毫感激之情很自然的喝着我的饮料的是谁啊?!
小黑:(吸)这也是好夫君的必修课呢,不想当受就加油吧伊莉雅。
(差点过劳死结果还是个受的)吉尔伽美什(C):…………
(每天忙前忙后还被骚扰的)罗玛尼:…………

12.

其实海边也能种地的你说对吧闰土

梅林:嗯?果然这才是度假的正确打开方式嘛!
罗玛尼:醒醒,谁还记得这个的标题是学农。
梅林:不要这么拘泥于题目嘛罗玛尼,来吃个西瓜?
罗玛尼:(被勾起了不好的回忆)
梅林:毕竟是用贞操换来的西瓜啊,不吃一口可对不住自己啊。
罗玛尼:(咽口水)那就……
梅林:哈哈哈哈哈残念!西瓜已经被阿尔托莉雅她们分完了!!
梅林:等、等等,罗玛尼你去哪啊?!那边是深水区的方向?!啊罗玛尼你别想不开大不了我一会给你买西瓜吃啊啊啊啊啊——
梅林:罗——玛——尼——!!
(充满怜悯的)立香:吼。
(幸灾乐祸的)立花:呵。

13.

其实海边也能种地的你说对吧闰土

立花:大家!来玩沙滩排球吧!
青姬:这提议不错呢。
玉藻前:我加入咪咕!
阿尔托莉雅:机会难得……我也来吧。
立花:呦西!那由我开始啦!
立花:沙——滩——
立花:——大满贯!!
阿尔托莉雅:发的好!
阿尔托莉雅:圆桌——大满贯!!
玉藻前:你们这什么鬼名字啊?!
青姬:(被击中半死不活)

14.

其实海边也能种地的你说对吧闰土

爱德蒙:……你是医疗部负责人,阿基曼医生?
罗玛尼:……恩,叫我罗曼就好。
爱德蒙:好的,罗曼医生,能解释一下你是怎么掉进深水区的嘛。
罗玛尼:我……怕晒…………
爱德蒙:…………
爱德蒙:(吸)
罗玛尼:那个、你在吃的是冰沙?
爱德蒙:…………恩,圣职者塞给我的。
罗玛尼:(从奄奄一息的边缘跳起来)冰沙最好是要和豆沙一起吃的!如果想的话还能加点绿豆,啊巧克力也超不错的,总之不要这么干吃冰了!
爱德蒙:恩、啊……懂了…………要来一口吗?
罗玛尼:我手里有蜂蜜呢,要吗?
爱德蒙:…………好吃。
罗玛尼:是吧。
远处勤勤恳恳种西瓜的梅林:男人间的友谊真是容易建立啊~
隐没在石头堆里开发荒地的天草四郎:是这样呢(笑)

15.

梅莉:亚——瑟——帮我接水——
亚瑟:是。
梅莉:亚——瑟——陪我下海——
亚瑟:没问题。
梅莉:亚——瑟——帮我打伞——
亚瑟:嗯。
梅莉:…………亚瑟,你就不能有点别的反应嘛?
亚瑟:比如说?
梅莉:好歹反抗一下啊,太无趣了!
亚瑟:(无奈)那还能怎么回答您啊。
亚瑟:(打横抱起)那这样呢?
梅莉:————
梅莉:嗯……姑且还算满意吧。
梅莉:亚——瑟——和我玩水吧。
亚瑟:乐意效劳。

16.

立香:这场景让我想起了不好的回忆呢。
立花:也不算是不好的吧,也全是无可取代的记忆呢。
立香:嗯……当时还和莫德雷德就到底是用大理石还是礁石做地基吵起来了呢。
立花:现在想来——都差不多吧。
立花:……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盖两间的,用的时间越长越好,特异点越难越好,材料越难打越好……我还想……
立香:……已经不可逆转了啊。不要讨论伤心的话题了,话说立花,我是不是忘了点什么?
立花:忘了什么?
立花:「我」只要有我就够了,还需要记得什么呢?
立香:……也对吧,毕竟我喜欢着「我」啊。

17.

(被遗忘在田埂上的)大流士三世:????
(被遗忘在池塘里的)库丘林(L):咕噜噜噜噜呼咕噜噜……
(同样被遗忘在田埂上的)伊莉雅:(愤怒的摔了锄头)
(被遗忘在木屋里的)韦伯:今当远离,临表涕零,不知所言。(收拾行李)

【梅林罗曼】葬礼上不谈公事

不是失踪人口回归,注意,不是。
闲暇时间写的梅林罗曼短打,点文还一笔没动呢呵。

很久没写梅林罗曼了手有点生,黑手党au注意。



怕被和谐所以:

https://shimo.im/docs/0qqLBQJXTK0zdLXe 

百fo点文结束( ´▽`)
一共弄了16个编号让朋友来排,最后的综合结果是p2( ´▽`)
那么就先从神召+日狛开始!!( ´▽`)
最近要期中考了,外加还有一篇想先码完发出来所以大概会很拖( ´▽`)
@『反水立警的小母狼』 话说,如果要天草伯爵的肉肉想要什么样的嘞介意私聊一下吗?( ´▽`)
这么一看还真是天草伯爵的设定最多啊。

哇,百粉了,谢谢大家!( ´▽`)

那么开始百fo点文,真的是没想到居然能有百fo的一天。。

CP是梅林罗曼,双咕哒(咕哒夫X咕哒子),天草伯爵,旧剑梅林,日狛,神召,神狛( ´▽`)


四月二十六截止啦( ´▽`)


以上全部不逆不拆,不逆不拆。

呃……百fo了总得有点长进……

鄙人不才,那就允许开车吧( ´▽`)

如果没人点的话我就把一直想写的paro写了……

【多CP】迦勒底大学纪实录•关于学生

好久以前的了,上一篇反映真是吓到我了。








1.

藤丸:我先问一下。
???:请说~?
藤丸:我们学校没有非法雇用未成年?
???:当然没有——
藤丸:那就好……
???:全部都是,经过本人准许的哦☆
藤丸:这和雇佣了有什么区别吗?!话说你谁啊。


2.

到了迦大第一印象绝对是啊好穷
藤丸:呦天草,在干什么呢……
天草:咳、没,咳,没什么。
天草:恕我直言,这宿舍到底有多久没人住了。
藤丸:爱德蒙他一直在住哦。
天草:被子都落灰了,枕头还脱线,这种环境亏的爱德蒙先生他住的下去……
藤丸:哇,话说这个厚度得是有一年没人住了吧。
天草:……起码说明爱德蒙先生从来没带人回来过……
藤丸:先不说你选择性忽略了爱德蒙他不常打扫这件事,带人回来一般都不会塞到别的床上去住这个我必须提醒你了。
(话说这和好穷到底有什么关系)

2.

到了迦大第一印象绝对是啊好穷
伊什塔尔:卫宫同学?真是罕见,你居然会来听数学呢。
卫宫:……嗯,啊,某种原因就来了,可以给我提前半个小时下课吗?
伊什塔尔:???(一脸懵逼X1)
伊什塔尔:真是大不敬,女神的课你居然敢……
卫宫:……我得去食堂。
伊什塔尔:???(一脸懵逼X2)
卫宫:因为种种的原因,从今天开始我要开始担任学校食堂主厨,顺便赚下生活费。
伊什塔尔:然后这和你来上我数学课有什么关系……
卫宫:因为你的数学课教室离食堂最近(正气凛然)
伊什塔尔:……好吧,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校长会让你担任主厨但是上我的课想提前溜走是绝对不——
卫宫:那就把你学校内私自地下拍卖宝石的事抖出去,也能卖不少钱吧,生活费可是很重要的。
(被伊什塔尔急急忙忙拉出来救援的第二人格)凛:……两年份的秘制红烧肉。
卫宫:……
卫宫士郎:成交。

3.

到了迦大第一印象绝对是啊好穷
库丘林(L):喂校长,返校那天听说有人占了老子的位置,你有印象吗。
藤丸:……没有哦。
库丘林(Pro):哦,这个停顿真是可疑。
藤丸:……你多想了。
藤丸:话说,库丘林桑是看门大爷,proto你是干什么的?
库丘林(Pro):哦,我是看门的啊。
库丘林(L):喂喂喂先给我解释一下那个大爷……
库丘林(C):顺带一提,我也是看门的。
库丘林(B):啧,很不想承认但是无法否决我也是看门的……
库丘林(L):所以说那个……
藤丸:(一脸懵逼)
库丘林(C):我是男寝负责人。
库丘林(Pro):体育馆负责人。
库丘林(B):财务保管室。
(出于担心问了一嘴的)藤丸:诶那女寝是不是没人……
斯卡哈:哼。*
藤丸:(瞬间明白了什么)
库丘林(L):你们倒是关注一下称呼问题啊混蛋!!

4.

到了迦大第一印象绝对是啊好穷

1L
???:大家好这里是wa——抱歉现在还是unknown,哇最近真是非常忙的呢!
6L
unknown:那么先说说近况,开学第一周的美术总体就交给我啦,一次性带五个班看来就算是天才也会累的吗?居然还是零基础,立香也太难为我了吧?
19L
unknown:哇,居然还想把我编进物理老师里?!我居然都不知道嘞?!
迦勒底真的这么穷连个老师都顾不起了?!
27L
unknown:插一句其实小卖部的负责人也是我哦……真是太穷了这个学校,抓紧时间贿赂一下说不定能给你打九折——骗你的☆
36L
unknown:问女士的名字是非常不礼貌的!说起来这个真的算女性maiqjfowhhgcb$:@/$)
92L
unknown:抱歉刚才被校长抓走了,话说这里是校园论坛有没有什么能屏蔽管理员的软件?
94L
unknown:没有?这样啊。
95L
unknown:就知道会是这样☆
96L
藤丸:知道你还说,快去上课啦大家都等着呢。
97L
unknown:呀……校长来啦。
98L
藤丸氏:我才是校长,快去上课。
99L
unknown:你们两个真是一点都不保护大家的眼睛……
100L
医疗部摸鱼:抱歉100楼占一下,莱昂纳多,玛修受伤了能来一下吗?
101L
天才名画:虽然再占一层楼一点都不整齐,但还是要说罗玛尼你真是太毁气氛了,扣你工资。

5.

罗曼:那么今天来讲一个王的故事——这台词是我的没错吧?
梅林:唔,是我的哦罗玛尼。
罗曼:……背错台词真是对不起了,那么我随意来了。
罗曼:那么今天请梅林来讲一个王的故事!
梅林:并没有什么区别吧,那么我开始了。
梅林: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大哥哥我在刷博客的时候突然感到背后一凉,但是回头什么也没看见。
罗曼:是薇薇安来了?
梅林:非也,要是她来了就是头什么没看见了。突然有个声音说话了:“梅林,低头。”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罗曼:你的头?
梅林:(无视之)是阿尔托莉雅。
罗曼:可是阿尔托莉雅一米五九吧?
梅林:是lily啊。

6.

梅林:于是我问她要干什么?她塞给我一把硬币。
罗曼:你是不是有乞讨史。
梅林:……没有。阿尔托莉雅然后告诉我,她想上学,不想就呆在家里练剑了。我问她:那你是不习惯梅林了吗?然后她抱了我一下,说怎么会,只是为了更好的成为王所以要学习。
罗曼:然后?
梅林:然后我问她想去哪,她就说是迦大。我看学费还勉强可以接受,就给她报了。然后你猜怎么了?
罗曼:你头掉了?
梅林:你这思想有问题。然后从四面八方钻出来六个阿尔托莉雅,给我塞了把硬币,抱了一下,然后就纷纷要求上迦大,我能怎么办,只能硬着头皮上了,现在七个都在三班呢。
罗曼:你也不容易……话说去年有个制度叫教工子女学费打七折?
梅林: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来迦大教书?(沧桑)

7.

天草四郎:爱德蒙先生……呜哇?!
爱德蒙:(把书扔向后面赶紧跑走)
天草四郎:呜……好过分啊我也没做什么……
一个小时后
天草四郎:找到你了爱德蒙先——?!
爱德蒙:如果在厕所里碰到了你很开心那就继续吧圣职者。(提着裤子跑了出去)
天草四郎:(莫名其妙被扔了一包纸巾,上面写着电话号)
天草四郎:嘶……好疼,话说这个电话号谁的?高级定制——?
中午吃饭时
天草四郎:爱德蒙先生你好我给你占好了座位请坐。
爱德蒙:你……(吓得面包掉了)
天草四郎:啊,还有,这是您的书,上午落在操场上的。
爱德蒙:……谢谢。(跑走)
天草四郎:……诶……(微笑)
晚自习
爱德蒙:听好了,这道题应该是分离常数——
天草四郎:(从大一跨过半个校园跑过来)爱、爱德蒙先生!好像、像要下雨了……所以这、这把伞……先,先给您送来……
爱德蒙:……谢谢,放那吧(有点感动)
天草四郎:啊还有,您宿舍里的垃圾我已经倒完了,请您不要喝那么多速溶咖啡,如果想喝的话我可以给您磨咖啡豆,还有换洗的衣物请按颜色分开放这样会好洗一点……
爱德蒙:你还是滚蛋吧混蛋圣职者。

8.

晚上回宿舍
爱德蒙:啧……好累,为什么讲了四遍还是听不懂呢……
天草:(迎上来)欢迎回来,请用。
爱德蒙:哦,啊……(接过咖啡)那个,伞还你,赶在下雨钱回来了所以没用……
天草:这样啊。请您过来下。
爱德蒙:(脑子浑浑噩噩)嗯……嗯?!喂,你干什么?!又来!?走开啦!!
天草四郎:(歪头)可是我已经和您讲过了啊,纸条夹在书里,基本流程计划在雨伞里夹着,怕您尴尬所以特地放得深了一点,还有,这件衣服是今天刚刚定制的哦,真的不错呢……
爱德蒙:你把那套女装给我放下!!我不会穿的!!打死我也不会的!?
天草四郎:真是太不听话了……您呀。还好事先做好了准备工作(掏出手铐)
爱德蒙:?!
天草四郎:还有咖啡哦,精心制作的,是贿赂哦(没有药)。
爱德蒙:混蛋……明天一定打死你。
天草四郎:(给对方穿上衣服)
爱德蒙:杀了你……
“那也是明天的事啦,”天草四郎时贞笑得开心,望向对方警戒着蜷缩在在靠椅上的身影,扣上了手铐,“还请多多指教,今晚有劳了。”

9.

爱德蒙:所以说,你们见过把人铐椅子上传教一晚上的大一新生吗。

10.

曾经我们也是学生啊
罗玛尼:可恶,看题目感觉自己老了二十岁。
梅林:毕竟上次考试是六年前的事啦,大哥哥我也感觉瞬间苍老了呢!
吉尔伽美什(C):这种问题来问本王有什么意义,笨蛋!
梅林:也是哦,毕竟吉尔伽美什王停学了两年还要从大一开始念。
吉尔伽美什(C):不许说出来混蛋!
罗曼:也就是说是今年毕业?
吉尔伽美什(C):哼,允许你在排名榜上仰视本王。
罗曼:咦教师和学生排一个榜的吗?!话说我这种算教师吗?!
梅林:什么教师还有考试的吗?!
吉尔伽美什(C):这种时候不应该关注是我的考试吗无视重点这点还真是和六年前一点区别都没有啊?!

11.

曾经我们也是学生啊
梅林:那么现在怎么办?
罗曼:诶,我去贿赂校长让他给我们算满分。
梅林:用什么贿赂?
罗曼:呃,我的草莓蛋糕?
梅林:别扯了,哪个校长吃不带草莓的草莓蛋糕。
罗曼:那就用身体……
梅林:请万万不要这样!你可是我的挚爱啊罗曼!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也……!
罗曼:这也是万不得已,梅林,我走了之后不要忘了帮我给梅莉打赏,每天给我烧草莓蛋糕和你的照片过来……
梅林:罗玛尼!走之前告诉我草莓蛋糕怎么烧!
罗曼:梅林!走之前别忘了提醒我把芙芙放你被窝里!
吉尔伽美什(C):够了!再这样我要报警了!!

12.

曾经我们也是学生啊
梅林:什么啊,教师考试不计入年终奖考核标准啊,吓我一跳呢真是。
罗曼:还好不计入啊,不然下半年我就没有钱买周边了……!
吉尔伽美什(C):……真是够了,已经不想和你们抓重点了。(累)
梅林&罗曼:关于六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请等待作者拖出第四章来哦!

13.

立香:立花立花!你说期初检测考试谁来出卷比较好?
立花:诶,物理一定就是孔明了我没猜错,凯撒怎么看会是能出卷的样子啊?
立香:嗯。
立花:那么英语……让大河来怎么样?赫克托耳一看就不像有时间的样子。
立香:但是大河完全不会出卷啊……
立花:这样啊……那就待定吧,初定孔明。
立香:嗯,数学我初定是贞德,但是……
立花:贞德和伊什塔尔都是学生,不可以出题的。
立香:是这样……
立花:那就是孔明了?
立香:那就是孔明了。

14.

立香:然后是历史。
立花:啊,梅林要陪医生去医院看腰所以这一周都没时间了。
立香:……梅莉这个Bug在新西兰哦。
立花:那么孔明☆
立香:生物——
立花:让恩奇都放弃和挚友复习跑出来出题……我觉得他透题的可能性更大。
立香:那你是觉得雷能出题?
立花:……
立香:……孔明了。
立花:政治政治,只有孔明能用。
立香:那就,孔明……
立花:地理?
立香:啊,切嗣先生答应好了要出题来着但是莫名其妙飞去冬木了……
立花:我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了……那就待定孔明。
立香:关于化学,美狄亚小姐拒绝出题……
立花:那就孔明吧。
立香:好了,最后是国文——
立花:…………
立香:…………
立花:孔明?
立香:孔明。

15.

孔明:先生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学科七分,军师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

16.

吉尔伽美什(A):呼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怎么样,「我」啊,赞赏本王的功绩吧!!
吉尔:……丝毫不明白你这家伙收拾完书桌了在得意什么。
吉尔伽美什(A):还不跪恩!王移驾这种地方陪杂种打扫卫生就是不上荣幸!!
吉尔:好好……那么窗台也拜托你了。
吉尔伽美什(A):这是何等无理……!!
吉尔:需要我提醒你你已经折了三把拖布四把扫帚扯了六块抹布两卷垃圾袋,就为了收拾个书桌吗。
吉尔伽美什(A):切……明明只比我大十分钟…
吉尔:嗯,请帮忙把垃圾倒了,今晚想吃什么?
吉尔伽美什(A):……鲈鱼。
吉尔:你也就这种地方意外的朴素了。

17.

杰克:这里是迦勒底快报!请叫我杰克!
童谣:这里是爱丽丝!
杰克:那么先请爱丽丝酱给我们介绍一下今天的主题!
童谣:诶,不是杰克你的工作吗?
杰克:是这样吗?那么由我开始啦!音乐社迎来新成员,欢迎阿尔托莉雅小姐的加入!!啪啪啪啪
童谣:哇,音乐社又有新人了?话说这个是哪个阿尔托莉雅小姐啊。



*斯卡哈——影之国女王,魔境(划重点)的看守者。